★ 联系我们 ※ 添加收藏 ◆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 主页 > 文化园地 >
一名ICU医生的梦

 仿佛沉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终于,我有了模糊的意识。

可是,我这是在哪里?为什么眼皮这么沉重,怎么睁也睁不开。耳边响着此起彼伏的“滴滴”声,急促而又小心翼翼的脚步声。还有,“2床体温38.5度,要不要处理?”“4床大便了,赶快来擦。”“6床抽搐了,要不要推药?”等等各种声音。好熟悉的场景,做为一名ICU的医生,这不就是我每天工作的日常吗?我现在在ICU吗?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我的头这么的疼?我的嗓子像着了火似的,又干又疼?我的嘴巴里插着什么东西?气管插管吗?为什么我的手脚动弹不得?我努力的回想着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大脑一片空白,无边的恐惧像潮水一般涌来,我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引起注意,期待着有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“3床开始躁动了,怎么办?”“快进点咪达唑仑,3床脑挫伤术后第一天要保持适当的镇静。”3床,是我吗?脑挫伤?术后第一天?我脑袋受伤了?做手术了?怎么回事?意识越来越模糊,我知道镇静药起作用了,为什么要给我推镇静药?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?可是没有人听到我心里的呐喊。终于,我又沉沉睡去。

再次醒来,是耳边响起了妈妈熟悉的声音,我感觉到妈妈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不停的啜泣着呼唤着我的名字。我意识到,现在是ICU探视时间了,妈妈进来看我了。我好想睁开眼睛看看妈妈,好想告诉她不要哭我没事,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。听着妈妈压抑的抽泣声,泪水顺着我的眼角流了出来。“她哭了?她哭了!她知道!医生,她知道!!”耳边响起妈妈欣喜若狂的声音。我努力想睁开眼睛,却还是无济于事 ,只能任泪水肆意的流。“她现在昏迷程度不深,对亲人的声音有反应,这是个好现象,以后醒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。”是医生在向妈妈解释我的病情。“能醒就谢天谢地了,即使不能醒我们也有一丝希望也不放弃,我照顾她!”妈妈的声音异常坚定。我心里一阵阵的心酸,想起了自己作为一名ICU医生,见太多了因为各种疾病、意外导致的危重病人,有的完全依靠药物、仪器维持着生命,没有一点生活质量。我都觉得是在浪费医疗资源,暗暗希望家属早日放弃治疗,病人和家属都得以解脱。可是大多数家属都是异常坚定“有一丝希望也不放弃!”现在作为一名躺在ICU病床上的病人,我才深深体会到了对生的渴望,体会了家人们无私的爱,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放弃的深沉的爱。只要活着,对家人就是种慰藉,是种希望!对医护人员来说,只是千百个病人中的一个,对于家人来说,却是他们的至亲至爱!所以,任何想要家属放弃的想法都是对生命的蔑视,对亲情的不尊重!

探视时间结束了,耳边想起了响起了护士们催促家属离开的声音。妈妈依依不舍的松开我的手,我好想再让妈妈陪我一会儿啊,可是我清楚,每天的探视时间有限,到时间了必须离开,不然会影响医护人员们的工作。不禁想起了平日里探视时间到了,有的家属们再三催促也不走,有时我会不耐烦。现在我深深体会到了家属们想多陪陪患者的心情,体会到了病人们对亲属探视的期待与欣慰。

    就在我沉浸在与妈妈分开的伤心之中时,忽然肚子一阵绞痛,“不好,要大便了!不要啊,我不要大便,我不要在这里大便,不要赤身裸体众目睽睽之下让别人为我擦大便。虽然我知道,在医护人员眼中,尤其是ICU医护人员眼中,所有躺在病床上的都只是病人,没有男女老幼、美丑胖瘦之分。可是,还是非常的难为情。大便不受控制的出来了,黏黏糊糊的非常难受。“3床大便了,快来擦大便。”被发现了,大便的味道像一颗灌满了二氧化硫的炸弹在病房里炸开,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臭味,想不被发现很难。“哎呀,拉了这么多!”“吃什么了,拉的这么臭!”“快点擦吧”伴随着一阵阵的声音,我的脑海里忽然涌出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的感觉。我知道,护士们以为我还在昏迷,所以说话随意了点。如果她们知道我有意识肯定不会这么说。我想起来平日里自己在病房里闻到病人们大便的臭味时,有时也会情不自禁的捂紧口罩,也会嫌弃地说“臭死了!”。现在在这ICU的病床上,我才深深体会到病人尊严的重要性。无论清醒还是昏迷的病人,他们都是人,都有人最基本的尊严,我们应该尊重他们,体谅他们。

大便擦完了,可是擦大便时我口里的气管插管在来回的翻身中被碰到了,那根管子像一条冰冷的蛇般盘在我的嘴里我的气管里我的肺里,我张不开嘴,发不出声音,甚至于无法自主呼吸。它刺激的我止不住的咳嗽,而且我感觉有稀薄的痰液顺着管子咳了出来。“快给3床吸痰!”。细细的吸痰管顺着气管导管伸到了我的气管里我的肺里,吸引痰液的负压让我觉得自己的肺被抽干般的难受、疼痛,及无法言喻的压抑。我想起来平日里给病人吸痰的时候,他们应该也如现在的我这般痛苦不适吧,我真应该把动作再放轻柔的,越轻柔越好。痰液很多,仿佛怎么也吸不干净似的,我痛苦的扭动着身子。“3床躁动,快推镇静药!”。在吸痰管“滋滋”的吸取痰液的声音中,我再次陷入了沉睡。

意识的再次恢复是伴随着手脚的麻木酸胀,我知道,ICU的病人大都是有意识障碍的,时有躁动,而且身上又大都有各种各样的管道,所以,必须得约束住手脚,以防躁动时使管道脱落。可是,我现在手脚好麻,又酸又麻又涨,像一瓶山西老陈醋倒在了我手脚的神经上。我好想能活动活动手脚,就一会儿就好。可是,再怎么样挣扎都还是动不了。更糟糕的是,我的后背也开始痒了,像一群蚂蚁爬来爬去,越来越痒,我却无法去挠。这种手脚酸麻肿胀,后背瘙痒难耐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啊。可是除了忍着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直到翻身时,我的手脚才得以释放片刻,我后背的瘙痒也在“啪啪”的叩背排痰中得以缓解。不禁想起了平日里那些被约束带约束着的病人们,他们是否和我一样,虽然睁不开眼睛发不出声音,但其实有意识,被约束带约束的手脚麻木酸胀,身上瘙痒却无法去挠,只能强忍不适等着翻身时的片刻松解。我思索着是否应该对被约束的患者在看护得当的情况下,可以适当解开一会儿,或者定时为患者按摩手脚。

6床心率下来了,快来抢救!”。耳边忽然响起了急促的呼叫,随即就是一阵忙乱的脚步声。“快推肾上腺素!”“持续胸外按压!”“拉个心电图”“不行,心率没回来,接着按!”... ...空气里都是紧张的气息。我仿佛看到医护人员在和死神交战,刀光剑影,血洒战场,双方都在拼命的抢夺着那个病人。可是,最终却是死神赢了。医生极力克制着声音的悲痛宣布“6床临床死亡”。我看到了死神狰狞的笑。我听到了家属们悲伤的恸哭。我体会到了特鲁多名言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的无奈。

“哇,哇哇,哇哇”耳边猛然响起了婴儿的啼哭。ICU里哪儿来的婴儿?我猛然睁开了眼睛,眼前是熟悉的卧室,身边是我可爱的女儿,她正闭着眼睛哇哇大哭,我知道她是饿了。赶紧沏好奶喂她喝下,看她又沉沉睡去,我才有时间细细回想,也才反应过来,那些在ICU的场景,原来是场噩梦。噩梦惊醒,才发现,健康自由的活着真好!哦不,也许不是噩梦,在这场梦里,我体会到了作为一名ICU患者的感受,这是ICU大夫所体会不到的东西,在以后的工作中,我想我会更加人性化的为病人们考虑一些问题。这场梦,也算是没有白做!

 

ICU  冯亚敏

就医指南
普通门诊
专家门诊
专家介绍
先进设备
门诊排班变更
导医服务
体检中心
交通指南
版权所有 鄄城县人民医院
地址:鄄城县鄄城镇肖宁街5号 联系电话:0530-2421284
鲁ICP备15043618号-1 技术支持:大众网菏泽频道